红楼梦:贾宝玉是如何薛宝钗的?

娱乐新闻 2019-06-1680未知admin

  自打黛玉与宝钗先后来到了荣国府之后,宝玉的婚姻就面临两题,究竟是木石前盟还是金玉良缘,其实早在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曹雪芹就借判词及《终身误》曲子替宝玉表明了心迹,“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在宝玉心中,黛玉才是终生唯一挚爱,没人能取代。在小说的情节设置当中,宝玉也多次直接或间接地表明过自己的立场。

  面对宝钗的劝诫,宝玉曾说“好好的一个洁白女子,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禄鬼之流。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立意造言,原为引导后世的须眉浊物。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了!”这其实是对宝钗的一种很严厉的了。

  对于黛玉,宝玉则是“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而摔玉与砸玉也是对金玉良缘的一种,但这些还都只是一种略微含蓄的表达,并没有触碰到核心问题的实质。

  但有一次宝玉可以说非常正面直接地了金玉良缘且是当着宝钗的面。红楼梦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云轩,宝玉梦中直接说出“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的话,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立场。

  绛云轩事件可谓是宝玉对宝钗明白无误的一种,这件事是金玉良缘发生重大变故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回相当重要,下半回就是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也是宝玉情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这一回发生在初夏,宝玉之后,惊动了阖府上下,贾母等众人百般怜爱,所以宝玉经历了人生中最清静休闲的一段日月。这一天“却说薛姨妈等这里吃毕西瓜,又说了一回闲话儿,各自散去。宝钗与黛玉回至园中,宝钗要约着黛玉往藕香榭去,黛玉因说还要洗澡,便各自散了。”

  如今只剩宝钗一人,但是宝钗并未按照原计划去惜春的藕香榭,而是临时起意,拐到了宝玉的怡红院。到底她是临时起意还是已久,还真是不好说。总之,自从王夫人跟元春认定了金玉良缘之后,宝钗对于自己的人生前程似乎豁然开朗起来,她已经想明白了,她要成为荣国府的宝二奶奶。

  宝钗造访怡红院的次数也明显增多,关于这一点,在晴雯的抱怨中就得到了验证,红楼梦第二十六回“谁知晴雯和碧痕二人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偷着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由此可见宝钗到怡红院这样的事情已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事没事儿就来坐坐。对宝玉的事也表现得很上心,就拿宝玉来说,又是拿药丸,又是为宝玉打络子,又是薛蟠,表现得比黛玉还上心,俨然是为将来宝二奶奶的身份做准备,可以说宝钗已提前进入角色了。

  这段描写有一种幽微的暧昧,宝钗就这样越过层层障碍,曲折回旋地就进入到了宝玉的卧房。只见宝玉在床上睡着了,袭人坐在身旁,手里做针线,傍边放着一柄白犀麈。手里的针线,是个白绫红里的兜肚,扎着鸳鸯戏莲的花样,红莲绿叶,五色鸳鸯。

  说实话这个画面还是有一点香艳的成分的,但放在袭人身上很自然,并不觉得突兀,因为这本身就是她的职责。

  袭人的反应也很令人回味,袭人见宝钗来了,袭:“今儿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又笑道:“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非常识相的就出去了。

  袭人一贯是称赞宝钗的,背地里夸过宝钗好几次,所以得知元春王夫人关于金玉良缘的态度真可谓是欢欣鼓舞,见宝钗来就借口脖子酸颇为识相的就出来了。

  如今房内就只剩下宝玉宝钗二人,宝钗只顾看着活计便不留心,一蹲身,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那个所在。因又见那个活计实在可爱,不由的拿起针来,就替他作。

  此刻宝钗就坐在袭人刚才坐的,做着袭人方才做的事,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着在床上,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傍边放着蝇刷子。乍一看,这俨然就是一幅闺房图,丈夫在午睡,贤惠的妻子在一旁作针线还带赶蚊子,且绣的还常私密的鸳鸯戏水肚兜。

  可以说宝钗已提前进入角色了,她俨然是在行使一个妻子的与义务,即使亲密如宝黛也未曾有这样的举动,可见宝黛是柏拉图式的之恋,而宝玉与宝钗则是落入的夫妻。

  不得不说宝钗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却不是宝玉心中的恋人,她遵从三从四德。有停机之德,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妇颜与妇德,但宝玉不同,他追求灵魂上的高度契合,他认定的只有黛玉。

  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一切正岁月静好,但是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木石姻缘’!”

  宝玉喊得分明,宝钗听得真切,这一声不啻于一声棒喝,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从此以后宝钗便退出了金玉良缘之争,这就是绛云轩事件。

  这件事十分蹊跷,宝玉睡梦中怎么就忽然扯到了金玉良缘呢,其实这是一种曲笔,现实中,金玉良缘之说已经甚嚣尘上,宝玉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期然于梦中喊出。

  其实还有另一种更为大胆的解释,那就是宝玉此刻分明醒着,看到宝钗就坐在自己床边,又是赶蚊子,又是绣花,俨然是在行使一个妻子的义务。大白天一个大姑娘就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宝玉醒也不是,不醒也不是。

  面对宝钗的主动示好,宝玉避无可避,只得采取这种方式,梦中喊出。红楼梦里有一句著名的论断叫做假作真时真亦假,也许这便是事情的。

  宝玉作为绛洞花主是众女儿的守护神,他不愿意她们中间的任何一个,所以他不得已以这种方式来宝钗,既保全了宝钗的面子,有点醒了宝钗,让她明白自己非黛玉不娶的心意。他对宝钗有尊重,但是并没有爱情。

  绛云轩事件成为一个分水岭,宝钗从积极主动争取金玉良缘到放弃退出,直到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钗黛合一。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汇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