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故里:恩施文化新闻

文化新闻 2021-01-30169未知admin

  「楚汉故里」是西窗烛出品的城市文化专题,以古诗词为迹,探索灵秀鄂楚十三城的故里往事,是寻踪,也是寻根。

  《楚汉故里:恩施》全文朗读,朗读者:凌泽坤

  恩施在两湖和重庆的的三省交汇处,战国以前属巴国,其国都位于江州,也就是今天重庆江北区的巴子国地。从新石器时代到春秋末叶,包括鄂西南地区在内的土著新石器文化在当地发展演变、盛衰兴替,为后世留下早期巴文化的追溯渊源。

  战国初期迫于楚的,巴国举国从汉水流域南迁至长江干流,后在清江川峡之间的重庆立国。清江发源于恩施的齐岳山,古称夷水,也为当地土家族先民白虎夷的缘故;《水经注》卷三十七载:“夷水即佷山清江也,水色清照,十丈分沙石,蜀人见其,因名清江也”,素有“八百里清江美如画”的盛誉。

  北周武帝于建德三年设施州,又改名为亭州、庸州。施州的行政区域一直沿革到洪武二十三年裁撤施州,并入施州卫。因为地处湘鄂西部,在云贵高原东缘山地,从明始便有说法认为李白流放夜郎时,曾在恩施作《把酒问月》一诗,明代施州卫抚夷同知宋洪泰在曲折逶迤的碧波峰上建起问月亭供后人凭吊。清光绪六年知府王庭桢问月亭,有《问月亭记》及湖广总督张之洞题写的楹联留世。

  夔州是从北道进入恩施的必经之,杜甫在大历元年暮春至大历三年正月期间流寓夔州,虽未亲至恩施,但今天的我们却可以从他的赠友诗中窥得恩施的草木风貌。杜甫在《郑典设自施州归》里写“吾怜荥阳秀,冒暑初有适”。“典设”据《唐书·百官志》记载是东宫的官名,郑典设其人已不可详考。诗中写郑典设不远千里,来施州拜谒刺史裴冕。“裴郑非远戚”,虽然裴冕被贬恩施但却仍是安史之乱中勤王的功臣,因此杜甫写道“名贤慎所出,不肯妄行役”。

  听说同乡人郑典自施州回来,杜甫“倒屣喜旋归”,他写施州是“攀援悬根木,登顿入天石。青山自一川,城郭洗忧戚”,“其俗则,不知有主客。温温诸侯门,礼亦如古昔”。即便天高险崎岖难行,但青山城郭里温厚的古朴之风在友人的叙述中还是令其“心悦怿”。杜甫和裴冕也曾在肃时有同侪之谊,另有一首《寄裴施州》以“廊庙之具”“金钟大镛”赞美裴冕的才干,以“冰壶玉衡”喻其品德。

  公元980年,十九岁的寇准进士及第后初任巴东知县,在此开始他殚精竭虑克己奉公的四十载宦海浮沉。巴东在今天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辖县,一千多年前,年轻的寇准初至巴东写下《春日登楼怀归》一诗:“高楼聊引望,杳杳一川平。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荒村生断霭,古寺语流莺。旧业遥清渭,沉思忽自惊”,主题虽是思乡怀归,却也能窥得青年官员初入时难得的深沉稳重。

  寇准在巴东任职三年,仅《巴东集》里就收录将近五百首诗作。当年寇准在巴东城所建的“秋风亭”成为后代名士思古寻幽的凭吊去处,苏辙在《秋风亭》中曰“人知公惠在巴东,不知三朝功”,同为“宰相文人”的王安石在《澶州》诗中云“欢盟从此至今日,文化新闻丞相莱公功第一”。据传寇准离任时,巴东百姓送了他一把伞,并以伞为具载载舞,是如今恩施州土家人以伞为道具欢庆丰收的由来。文化新闻

  城市的历史画卷徐徐展开,有人年少初至,发迹于此;有人中年流寓,是为逆旅过客,各种心绪人殊意异。但幸运的是,他们的文墨流传至今,留待后人在凡百一新的时代心有戚戚,为并不孤独的经历与感怀寻找同知己。

  斯人秘事辗转流逝,但后世从来不缺携酒前来的追慕之人,千载风骨从未。这是西窗烛「楚汉故里」城市文化专题的第八篇文章;自古至今灵秀鄂楚一直在漫长的时光里涤荡风霜,明媚。我们希望寻觅这十三城蕴藉在古诗词中的故里往事,探访其中薪火相传的悠悠文脉与煌煌气象。

  愿不久后春色潋滟正晴好时,诸君踏至此,倾杯叙旧,珍重道一声“别来无恙”。

  《楚汉故里:恩施》全文古诗词,朗诵者:白琉

  《把酒问月》

  李白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郑典设自施州归》

  杜甫

  吾怜荥阳秀,冒暑初有适。

  名贤慎所出,不肯妄行役。

  旅兹殊俗远,竟以屡空迫。

  南谒裴施州,气合无险僻。

  攀援悬根木,登顿入天石。

  青山自一川,城郭洗忧戚。

  听子话此邦,令我心悦怿。

  其俗则,不知有主客。

  温温诸侯门,礼亦如古昔。

  敕厨倍常羞,杯盘颇狼藉。

  时虽属丧乱,事贵赏匹敌。

  中宵惬良会,裴郑非远戚。文化新闻

  群书一万卷,博涉供务隙。

  他日辱银钩,森疏见矛戟。

  倒屣喜旋归,画地求所历。

  乃闻风土质,又重田畴辟。

  刺史似寇恂,列郡宜竞惜。

  北风吹瘴疠,羸老思散策。

  渚拂蒹葭塞,峤穿萝茑幂。

  此身仗儿仆,高兴潜有激。

  孟冬方首,强饭取崖壁。

  叹尔疲驽骀,汗沟血不赤。

  终然备外饰,驾驭何所益。

  我有平肩舆,前途犹准的。

  翩翩入鸟道,庶脱蹉跌厄。

  《寄裴施州》

  杜甫

  廊庙之具裴施州,宿昔一逢无此流。

  金钟大镛在东序,冰壶玉衡悬清秋。

  自从相遇感多病,三岁为客宽边愁。

  尧有四岳明至理,汉二千石真分忧。

  几度寄书白盐北,苦寒赠我青羔裘。

  霜雪回光避锦袖,龙蛇动箧蟠银钩。

  紫衣使者辞复命,再拜故人谢佳政。

  将老已失子孙忧,后来况接才华盛。

  《春日登楼怀归》

  寇准

  高楼聊引望,杳杳一川平。

  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

  荒村生断霭,古寺语流莺。

  旧业遥清渭,沉思忽自惊。

  《秋风亭》

  苏辙

  人知惠公在巴东,不知三朝功。

  平日孤舟已何处,江亭依旧傍东风。

  《澶州》

  王安石

  去都二百四十里,河流中间两城峙。

  南城草草不受兵,北城楼橹如边城。

  城中老人为予语,契丹此地经钞虏。

  黄屋亲乘矢石间,胡马欲踏河冰渡。

  天发一矢胡无酋,河冰亦破沙水流。

  欢盟从此至今日,丞相莱公功第一。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原文标题:楚汉故里:恩施文化新闻 网址:http://www.ahhjgd.com/wenhuaxinwen/2021/0130/142229.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汇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