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常志梅:唐玄为何把一个道姑接进宫里住了一个月,后来又

文化新闻 2020-01-1379未知admin

  文/常志梅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一、诗才惊人、性情不宁兰

  兰,浙江吴兴人,唐玄升元初年人,自幼便清秀。江南的清丽也造就了她灵秀的性格。她自幼诗才出众,但小小年纪(十一岁)便被父亲送入刈中的玉真观做女,这还得从她六岁时说起。

  有一日,季兰在后院中玩耍,看到了美丽的蔷薇花开了,便低声吟道:“经时未架时,心绪乱纵横。”这一吟恰巧被她父亲听到,小小季兰的诗才把父亲惊住了,但他却忧虑:女儿才六岁,便开始思嫁。

  所谓“ 架”者,嫁也。

  于是父亲认为季兰心情不宁,怕将来做出什么门风的事,而让他颜面尽失。最后和季兰的母亲商量之后便把十一岁的季兰送到了道观,希望她在哪里心情,过上无欲无求的生活。

  如果不去道观,到了一定的年龄季兰出嫁就行了,或许会觅得自己的幸福;而今却要这样一个花季少女一辈子与青灯古佛为伴,甚是凄凉!

  史载季兰:“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可见她才色双绝。她在道观里过了五年弹琴、做诗的自在生活,也算是惬意。

  二、敢爱敢恨兰

  第一任男友 “隐居名士”朱放。

  有一日,趁道观观主午睡休息之际,兰溜出道观,在刈溪漫游,眼前的美景让她心旷神怡。恰好,隐居名士朱放过此地,看到美貌过人的季兰便邀她同游,兰也大方同意了。

  朱放长得很是帅气,且沉着有才,季兰豆蔻年华,美丽大方,两人在这美丽的山水间谈古论今,情投意合。爱情的火苗就此点燃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朱放常去道观与季兰相会。可见当时道观的观规很是宽大,不然常见面怕是有难度的,同时不得不赞一下朱放高超的洞察力,能如此巧妙地避开观主与师姐妹们,否则闹出感情也不一定,毕竟道观中寂寞难耐,心情不宁、渴望帅哥的或许还有。

  然而,爱情的不合时宜使他们的幸福渐行渐远。不久,朱放奉召前往异地为官,因忙于事务,再也无暇顾及旧情人。多么熟悉的情节,与其说无暇顾及,不如说薄情寡义,可怜季兰还寄诗思念于他。

  第二任男友“茶圣”陆羽。

  兰是一株坚毅的菊花,风霜过后她没有低下头,更没有愁容满面的做个烈女,为那个薄情寡义的朱放空守余生,她是聪黠的奇女子,怎会那般一般,所以男神陆羽出现时,她没有错失良机。

  陆羽是个饱读诗书,喜爱游山玩水,性情非常的雅士,有“茶圣”之称。陆羽在龙盖寺中茶道,诵诗著书,闲情雅致中,也渴慕异性知己的青睐。这时兰的才名隐约传入他的耳中,他很想目睹她的芳容,领略她的才气。于是,他主动到玉真观里,探访了兰,想来,两人初次相遇,文化新闻陆羽以清秀的气质,洒然的风度,随和非凡的谈吐,给季兰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才使他取代了朱放在季兰心目中的。此后,两人经常私下交往,对坐饮茶,围炉煮雪,谈诗论道。他们日久生情,彼此产生了爱慕,最终深化为互诉衷肠、心心相依的情侣。

  陆羽对兰百般,有一次兰重病,他细心照顾,兰感怀赠《湖上卧病喜陆羽至》: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然而,陆羽也不过是兰生命中的过客而已。说是碍于身份不能谈婚论嫁,归根结底是爱得不够,季兰只不过是陆羽生活的消遣品,估计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要娶她,天长地久只是兰渴望和认为的。可怜她被这样后,还能对爱情留一份余地。

  第三任男友皎然心如止水。

  诗僧皎然是兰的诗友,他是著名诗人谢灵运的十世孙,也就是东晋著名宰相的后人。安史乱起,皎然返居湖州故里,与诗友酬唱之际和兰相识,文化新闻兰与皎然相交不久,便喜欢上了这个,并疯狂地追求他。于是,就大胆地以诗《结素鱼贻友人》相寄,心迹:

  尺素如残雪,结为双鲤鱼。

  欲知心里事,看取腹中书。

  可是,皎然是啊,佛门森严,他不能不考虑自己身在佛门。如果答应了季兰的求爱,那么,从此你来我往,被天下人知道了,那自己的颜面何在啊?另外,他可能觉得给不了季兰想要的生活,于是便下定决心,“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东风上下狂”,作《答兰》一诗,以表明自己的志向:

  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

  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

  皎然在诗里委婉地了兰的痴情。他澄澈,不染尘缘,不然怎能抵抗住的狂追呢,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吗?

  皎然就像那一轮明月,亮在季兰的夜空中。或许这对她来说已足够,因为得到了的或许是从未真正拥有过的;而没得到的又或者会心存一辈子。季兰的余生中,只能守着这份“皎洁”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或许爱有时就是一份“缺少”。

  三、极喜极悲兰

  然而,兰随性地过了大半生,却在晚年时了极喜极悲的两件事。

  喜的是:她被玄接进宫里住了一个月,还被赞为“俊媪”,换成现在的称呼,就是“玉婆”。文化新闻

  然乐极生悲,悲的是:她晚年时,有个叫朱泚的人发动叛乱,自立为王,为了证明他的性,少不得要一些知名人士写诗为他证明,兰也在其列,写了首迎合的诗,反叛平息后,玄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她的这次不忠,“遂令扑杀之”。

  再来了解一下古代所谓的“扑杀”,是把人装进袋子里,乱棒、摔死。这样就不难想象,美貌的季兰死相又是何等的凄惨、狼狈。

  兰虽跳出了爱情的,却没能逃过封建思想对女性的,因一首诗被送去出家,又因一首诗被扑杀,要求一个风尘女子恪守情操,本就,但还得要她为所谓的“不忠”付出代价。

  如果没有她的美貌和风流,就不会有“玉婆”这件事,或许也不会有迎合诗,风流是导致悲惨结局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不得不感叹:在那个时代,做才女真难,做貌美的才女更难!

  【作者简介】常志梅,甘肃临夏人,喜欢音乐、文学。

  (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汇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