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最伤的一首爱情词,侍妾每次哭着唱完,苏轼终生不复听此词

文化新闻 2019-09-26115未知admin

  毫无疑问,最能体现苏轼情深意长的一首词是《江城子》,一句“十年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便将思念延伸到了岁月深处;然而,最让苏轼悲痛欲绝的一首词却是《蝶恋花》。

  不知苏轼是否有症,他的女人好像都与“王”有关:前后两任妻子王弗、王闰之,最爱的小妾王朝云。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虽未有正妻的地位,但她在苏轼最为困顿的时候一直陪伴左右,是苏轼的灵魂所向。

  朝云出身歌姬,比苏轼小26岁,能歌善舞,聪慧伶俐,苏轼称其为“天女维摩”,与仙女同等,可见对其的喜爱程度。

  一次,苏轼酒足饭饱后,突发奇想,指着自己肚子问众人曰:“汝辈且道是中有何物?”

  一侍女说都是文章,东坡不以为然;另一婢说都是见识,东坡依旧摇头;轮到朝云回答,她说:“学士一肚皮不入时宜。”东坡大笑。的确,苏轼之所以一生被贬流浪,不论在守旧派还是革新派那里都备受打击,原因就是与众不同且不合时宜的思想。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朝云是了解苏轼的,能与苏轼产生共鸣,因此被贬惠州时期,东坡将其引为知己,朝云也不离不弃,经常唱词为东坡聊慰解忧,她最喜欢唱的就是这一首《蝶恋花》。

  《蝶恋花·春景》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这首词有两句千古名句,分别是上、下片的最后一句,但并非仅此而已,这首词的背后还有更多催人泪下的故事。据说王朝云唱此词,没有一次是完整唱完的,每当她唱到“枝上柳绵吹又少”时,总会悲不自胜、哭泣不止。

  东坡问其缘由,朝云回道:“妾所不能竟者,‘天涯何处无芳草’句也。”原来朝云每每无法唱出“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一句,那么它有何深意呢?

  今人以“芳草”比喻佳人,而古人则以之喻,古人认为芳草是柳棉所化,柳棉随风而飞,芳草则遍及天涯。苏轼的命运与芳草极为相似,被“风”吹赶着,越贬越远,只能被动接受;宦海无涯,沉沉浮浮,人比比皆是。

  朝云因苏轼的而产生极度的悲伤,这说明她是爱苏轼的,心中盛满了对苏轼的关心。可惜天妒红颜,在惠州期间,朝云因病逝世,年仅34岁。此后,苏轼发誓“终生不复听此词”。

  苏轼为朝云撰写的挽联是:“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能如此透视东坡内心世界的女人,恐怕唯有朝云。

  回到词作本身,该词的主题是伤春,但“花褪残红青杏小”仍透露出了东坡的希望,他看到了残红,亦观察到了初生的青杏;虽然柳棉已随春色而去,但却以“芳草”的形式重回。这无疑是苏轼豁达气质的重大体现,与“大江东去”有相同的气节,但朝云却做不到如此坦然,所以她才悲。

  下片里,苏轼描述了一次擦肩而过的爱情:少女在院内荡秋千,纤纤发笑,墙外行人听得如痴如醉。然而渐渐地笑声没了,声音散了,行人的多情被少女的无情所伤。不难发现,这位少女即是,东坡待她如初恋,她却虐东坡千百遍。

  这首词是苏轼写给朝云的,苏轼也因朝云而不再碰它。因为一个人,可以对一件东西由爱生恨,这是爱情的伟大,同样也是爱情的渺小。不知大家是怎样理解这首词的?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汇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