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Liskov,教育新闻

教育新闻 2020-01-13146未知admin

  原标题:她改变了编程

  十三 边策 发自 凹非寺

  如果你上过编程课,一定被老师提醒过:不要使用goto语句!

  因为goto语句不仅让代码的可读性很差,随意的跳出还会给程序带来安全隐患。

  但是这种几乎被现代编程明令的语句,在计算机诞生之初却司空见惯。

  早期的程序员用goto来解决代码无法预料的后果,遇到什么问题就用一句goto,让程序跳转到某个指定语句。

  直到一位MIT的女教授,才让我们彻底摆脱了goto语句的支配,她就是Barbara Liskov。

  刚满80岁,荣誉等身,她是全美首批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的女性之一,集冯诺依曼、图灵于一身。

  甚至可以说她发明了构成现代程序基础的体系结构。

  但在此之前,她是一位曾经因为性别申请普林斯顿数学研究生被拒的人。

  所以Barbara Liskov究竟是怎样的传奇计算机科学家?

  在其80岁寿诞之际,我们一起看看她改变了编程的故事。

  好的设计,才有好的代码

  上世纪40年代,美国发明了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虽然早期的计算机体积很大,但提供的功能简单,那时候的编程也不必考虑太复杂的结构。

  goto语句是最简单的方法,只需把程序的执行引导到对应的某一句即可。

  广泛使用的goto语句虽然简单,但是却没有逻辑章法。用这种方式编写的程序既难以阅读,又容易造成,甚至还闹出过人命。

  曾经有一种名为Therac-25的软件控制的放射治疗机,就因为使用了过时程序设计方法,导致6名患者接受严重超剂量的辐射,造成了死亡事故。

  如果没有一个程序设计的基本架构,计算机硬件的发展已经超出了程序员能力所能承受之重。

  终于在60年代,计算机程序设计迎来了新的理论,当时Böhm和Jacopini两位计算机学家提出,可以用结构化的程序完全代替goto语句,教育新闻只需使用顺序、选择和循环三种结构即可。

  这种结构一直被使用至今。

  1974年,彼时仅35岁的MIT女教授和她的学生将这种思想付诸实践,教育新闻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编程语言CLU。

  CLU完全抛弃了goto语句,虽然这种编程语言没有被广泛采用,但是它在面向编程语言的发展过程中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CLU中的一些概念在许多方面影响了后来的编程语言,对后来出现的一些面向对象编程(OOP)语言做出了许多贡献。

  CLU的关键贡献包括抽象数据类型、共享调用、迭代器、多个返回值、类型安全的参数化类型和变量类型。

  Liskov对程序设计的贡献不仅于此,现代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的5大原则“SOLID”中的L就是以她名字命名的里氏替换原则(Liskov Substitution principle)。

  1987年,Liskov在一次大会的主题中最早提出了这一原则,即继承必须确保超类所拥有的性质在子类中仍然成立。

  遵循里氏替换原则编写的程序,克服了继承中重写父类造成的可复用性变差的缺点。

  而且这一原则还了程序的正确性,扩展的子类不会给已有的系统引入新的错误,降低了代码出错的可能性。

  直至今日,所有面向对象编程的程序员还在遵守着Liskov提出的这项原则。

  如今Liskov的学术成就已经获得的广泛的承认。

  但在那个年代,作为一个科学家,还是个女性,真的挺不容易,曾因为性别申请普林斯顿数学研究生遭拒。

  Liskov在伯克利读本科期间,100人的班里,只有一两名女性同学,她就是其中之一。

  她修完了所有和数学、科学相关的课程,而学校当时却不鼓励女性同学这样的做法。

  也从来没有人对她说:“嘿,你这样做很好,不考虑跟我们一起合作吗?”之类的话。

  好在Liskov的母亲没有当面反对过她(虽然只是鼓励她要在学校好好表现)。

  但她对此不以为然,直到在斯坦福读研毕业时,才意识到“性别”问题的存在。

  因为在她毕业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找她谈工作的事情。

  而像她的男性同学(Raj Reddy)就能被招聘到学术方向的岗位。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就业有点像“包分配”——顾问会通过与全国各地部门的合作来安排毕业生的工作。

  但对于Liskov,可谓是“无人问津”。

  在这之前,Liskov已经向MIT求职过,但得到的反馈却是“不考虑担任教授”。

  发生这种情况时,你会认为“是我自己还不够优秀”。

  “但同时我也认为,计算机科学是的。”

  幸好Liskov在Mitre的第一份工作还算不错,她在这家期间,深入的研究了编程方法。

  这项研究让她获得了一个一等论文。

  1971年,她针对这项研究发表了一次,而后便受到了MIT和伯克利的邀请。

  事情至此才发生了改变。

  刚刚进入MIT时,大约1000名员工中只有约10名左右的女性教员。但其实,MIT有很多杰出的女性并不在教职人员之列。

  在科学领域,很少有人能够意识到女性做出的一些基础性贡献。

  90年代,她回到斯坦福参加了一个部门庆典。一群老教授们谈论着“校园关系网(old-boy network)”的,他们说:

  有个年轻女人表现得确实非常不错,但那是因为她嫁给了一个教授。

  Liskov觉得这件事情真是至极。

  在Liskov担任计算机科学系主任之前的10年里,部门只发现了一位值得聘用的女性。

  再后来,Liskov获得了图灵,即便拥有了如此殊荣,还是免不了质疑的声音。

  她做的工作,没有我不知道的。为什么她会获得图灵?

  哦,那个工作不是她做的,是一个男同事替她做的。

  “简直一派胡言”,Liskov说道。

  即便到了足够的今天,她也认为现在的情况并不比那时好:

  也许我是幸运的。如果我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我可能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那么,Liskov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发展有什么看法呢?

  我博士学位的工作是与John McCarthy合作研究人工智能。

  John提出了「国际象棋残局」这个主题,由于我没有玩过国际象棋,所以我读了相关书籍,并将国际象棋的一些算法翻译成了计算机算法。

  那时候,人们认为,一个明智的做法是让程序按照人类的意愿来行事,但现在已然不是这样了。

  现在的机器学习程序在多数情况下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有些情况下效果却并不是理想,人们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如果我在研究一个问题的时候,需要知道它的工作原理,那我不会用机器学习方法。

  人工智能是一种应用,而不是一门核心科学。

  而对于计算机科学的发展,Liskov比较担心的是互联网,包括假新闻和安全问题。

  若是一对离婚的夫妇,丈夫在发表一些对妻子的内容,包括她的住址之类的私人信息,那就很可能引发一些非常的事情。

  这要回溯到80年代。教育新闻那时候,15所大学和几个单位实验室通过互联网连在一起。我们都是好朋友。他们当时的态度是,网站不应该对内容负责,这将他们的发展。

  而现如今,这种态度还在继续。

  我们现在解决当下问题的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还需要法律来解决人们的不良行为,解决隐私与安全的问题。

  分享Liskov对女性在事业发展过程中的一点:

  在你能真正站起来之前,保持低调。而后再去拥抱成功。

  :

  个人主页:

  —完—

  2019年度项发布!锁定AI Top玩家

  50家领航企业、10大商业突破人物、10大最具创新力产品3大项出炉。

  量子位QbitAI · 头条签约作者

  վᴗ ի 追踪AI技术和产品新动态

  喜欢就点「在看」吧 !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汇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