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闺蜜同时失踪子被搬空女子和闺蜜同时 拍下一幕

国内新闻 2020-01-12165未知admin

  5月22日下午3时许,一位外地女子来到武汉市局武昌区水果湖,称她的姐姐谢某和家里失联数日,其在中北租住的搬空。

  随后,周涛赶到该的物业调看,发现谢某在5月18日进入后一直没再出来,打开门一看,屋里除了床上的席梦思和沙发外,空无一物,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搬个家搬得一张纸片都不剩,还真是有点奇怪,周涛回到所里立即将情况。女子闺蜜同时失踪此时,武昌区局长付志平正组织在所里研究一起案件,听了周涛的汇报,他的面色一沉。

  “谢某没下过电梯,她和行李难道长翅膀飞了?”付志平立马带队赶到谢某租住的,调来刑事技术人员勘查现场,但除了谢某的一张近期登记照,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通过反复一楼电梯口的,周涛发现,5月19日凌晨,两名貌似搬家工人的年轻男子拖着平板车坐上电梯,分两次运出了箱子、棉被等很多物品。

  而地下的显示,明明看上去不重的棉被,放上一辆白色面包车时,车身明显沉了一下。搬家犯得上这么早?他们上楼是按下15层,下楼时却是从17层下来,故意提前下电梯是为了什么呢?

  虽然有了几个疑点,但这两个年轻男子一边搬东西,一边玩着手机,神态轻松自如,又不像发生过什么事情。

  5月23日下午,谢某的亲属通过视频截图认出,两个男子所搬的箱子有一个是谢某所有。虽然并无任何有命案发生,但出于高度的责任心,立即启动人员快速联查机制,展开全面调查。

  办案通过那辆白色面包车的登记记录,查出一个名叫侯某的男子,其登记照片与视频里出现的一个男子十分吻合。驱车赶到侯某位于新洲区的家时,却得知他数日没有回家,去向不明,线索断了。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又一条重要线日下午,侯某曾拿着谢某和另一名女子黄某的ATM机上操作,将两张卡里的6万余元钱转走。

  警方经过询问人得知,原来,黄某是谢某的闺蜜,事发前一晚她从上海飞来武汉,也住进了谢某的。

  在当地走访调查得知,驾车人与当地一个蔡姓男子联系过。顺线追至蔡某处,蔡某一看到就神色慌张。经不住,他不得不坦白,几个月前,侯某曾通过网络邀约他一起抢劫,由于胆怯,他了。

  5月21日,侯某又带着一个名叫邢某的男子突然来找他,声称他们得了手,急需蔡某开车送他们去四川,并承诺付一万元包车费。

  经不住利益的,蔡某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连续驱车30多小时,他将侯、邢二人送至。侯、邢二人紧接着转乘客车向云南方向逃去,蔡某则独自返回。

  “从逃亡线看,他们很有可能要从云南出境,一旦他们,侦办案件和追抓嫌疑人的难度不知增加多少倍。”付志平当机立断,决定安排8名精力火速追逃。5月27日清晨6时,大队长钟带队飞抵云南昆明。

  根据犯罪嫌疑人逃跑的方向和线名下了飞机就包车从昆明往楚雄方向追击。这是一场与犯罪争分夺秒的较量,只有够快才有获胜的可能!

  5月27日上午10时30分,们在盘山公上颠簸4个多小时后抵达大姚县,在嫌疑人的必经之附近展开摸排,一位宾馆老板告诉,两个小时前,侯、邢二人刚刚退,拦乘一辆出租往大理方向去了。

  钟当即向当地警方请求支援。当地警方告诉他们,在南华县设有一座检查站。南华地处楚雄西部,继续向西可到大理、保山、临沧,一直延伸到。南华县的这座检查站可是扼守这个三岔口的唯一关隘。

  当天下午3时许,钟安排一人马继续追击,另一人马则抵达检查站“守株待兔”,当地出动20名警力鼎力支持。

  下午5时30分,一辆红色出租车向检查站驶来。后排坐着的两名男子与嫌疑人外形极为相似。张小金故作轻松地上前打了个手势,用普通话对他们说:“你好,临检,请配合。”

  车上进入“铁桶阵”的男子似乎不紧张,其中一个掏出身份证,“邢某!”张小金一眼瞄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他一把抓住这男子的胳膊将其拖下了车,同时大声呼叫支援。

  此刻,8名赴滇的武汉整整一天粒米未进。解嫌疑人返汉的上,他们才一人买了一盒方便面充饥。

  据了解,侯某现年30岁,家住武汉市新洲区,家境本不宽裕,好逸恶劳,欠下巨额债务。他通过社交软件结识同样重债缠身的邢某后,开始通过网流策划犯罪。5月初,女子闺蜜同时失踪他们将目标锁定为在外租住的女网友谢某,并踩点和购买作案工具。

  5月18日晚,侯、邢二人在网上与谢某约好后便来到其,正好黄某也刚从上海来到此处。简单交谈了几句,侯、邢二人突露凶相,女子闺蜜同时失踪两女交出及。随后,将两女勒死,并将尸体、物品运出,开车运至新洲区一处偏僻的江堤,挖坑掩埋。

  5月28日晚,昆明至武汉的高铁风尘仆仆地驶进武汉站,全副武装的特警押着两个戴着和黑面罩的犯罪嫌疑人侯某、邢某走下了车厢。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汇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